千亿国际娱乐_千亿国际平台_千亿国际娱乐官网【顶级信誉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汽车

汽车共享出行:在希望和绝望中探索模糊的边界

2019-01-23 17:16编辑:admin人气:


  虽然在当下,汽车交易体量依旧巨大。但未来,当人们买车欲望逐渐降低的时代来临,能否做好或顺利转型成为一家出行公司或是服务公司,关乎出行运营商和主机厂们的生死。如今,改变已经正在进行。

  盘点刚刚过去的2018年,提到汽车产业中最热门又最让人焦虑的话题,“出行”一定榜上有名。

  全球独立咨询机构罗兰贝格发布的《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有望达到2300亿美元,占比将由33%提升至44%。

  而短短三年,汽车共享出行已迅速发展到年订单量17.7亿单、创造550万个就业岗位、吸引投资234亿美元,中国约2.5亿用户每周至少使用1次共享出行软件。

  在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中,“行”本是主机厂的阵地。但如今,它们却震惊地发现自己并不是这个领域里最大的玩家。

  而在人们从买车思维到用车思维转化的过程中,如果不再改变,主机厂们已经岌岌可危。在2018年,我们也看到了主机厂进行的各种尝试。

  如果细分当今出行市场的玩家包含两类:互联网,传统车企。业务形态则可分为几大类:以滴滴、曹操专车为代表的网约车,以神州租车、一嗨租车为代表的长短租,以途歌、Car2go为代表的分时租赁,此外,还有近来主机厂新尝试的“使用权交易”。

  2018年出行领域发生的最大特征是:对于该死去的——比如分时租赁,“丧钟”已经敲响;想要活下去的,正在突破“边界”,无论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主机厂,玩家们都不再固守之前的阵地,而选择改变。

  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海内外的分时租赁业务相继倒下。

  在2018年年底,日子最难过的是途歌的老板王利峰。因为无法将押金退换给客户,他甚至被围堵的人群逼进了警察局。

  这家成立于2015年7月的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都有落地运营,平台上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车型进行服务。它一度也曾是“资本宠儿”。

  在2017年10月的时候,途歌还宣布完成了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由海纳亚洲基金(SIG)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CrescentPoint)跟投。而截至到那时,它已累计融资超5亿元人民币。

  这个业务模式的创立者是Zipcar公司,它于1999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诞生。分时租赁,意指以小时计算提供随取即用的租赁服务,消费者可以按个人需求和时间预订小时数,其收费将按小时来计算。

  大约在2011年前后,这一业务模式进入中国,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应用操作也更加方便。

  诸如途歌在内的分时租赁服务,乘客只需用手机APP寻找附近的可租车辆,用智能卡解锁汽车后即可按分钟租用。用完车后,不用开车回租赁指定点,而是交付到市区任何一个合法停车点,即可用网上银行完成付费。

  2008年,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集团在中国公布了旗下共享汽车项目Car2go,主要采用smart车型,2016年4月15日,即行Car2go正式在中国上线运营,第一个亚洲服务城市选择了重庆。

  2011年,宝马开始了汽车共享服务DriveNow。服务范围遍及德国数个城市,以及伦敦、维也纳、哥本哈根、布鲁塞尔、米兰、赫尔辛基和里斯本等地,会员人数已经超过100万名,且拥有6000辆共享交通工具。

  不仅仅是奔驰宝马,上汽、北汽也曾经在滴滴、快的进入大众视野之时试水过分时租赁项目,EVCARD、GreenGO等项目都是在那时诞生。

  但分时租赁从来都是个烧钱的游戏,高运营成本、高获客成本一直让操盘者感到头痛。

  2018年6月,法国巴黎共享电动车Autolib已经因长期亏损而难以为继,于正式宣告停运。Autolib于2011年12月5日正式投入运营。在项目推出时,公司曾表示,当订户人数达到10万人起公司开始盈利,在停运前,其电动汽车有4000辆,有1100多个自助停泊站,订户达到13万,但亏损却达到近3亿欧元。

  即使是不缺钱的车企,也开始对这个项目重新考量。2018年3月,宝马的DriveNow与奔驰Car2go两家公司已经合并,希望共同扩大规模,摊薄成本。

  在中国市场上,车企们对试水的分时租赁项目已经不再做过多宣传。而互联网创业公司友友用车、EZZY、途歌的相继倒闭几乎已经宣告这一业务模式的死刑。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意识到一件事情:滴滴与Uber已经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这两家看起来业务差不多的公司,实则在商业逻辑上已经完全不同。

  生长在美国的Uber更像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它盘活社会闲置资源来为消费者进行服务。滴滴则是中国出行市场里绕不开的角色,在与Uber合并后,它牢牢占据着国内网约车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市场占有率近90%。但它并没有风光多久,受制于政策法规,滴滴则越来越像一家新的出租车公司。

  资本给出了两家公司的评价。2018年10月左右,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对Uber的最新估值高达1200亿美元,是两个月前的两倍,它也一跃成为世界上价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盘踞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的滴滴,700亿美元的估值却远低于前者。

  2018年,由于安全问题,作为“现金奶牛”的顺风车业务继续无限期下线,上市进程也被迫放缓。不仅是滴滴,政府对于网约车的监管也日益严苛。这些都让互联网约车公司们面临巨大的压力。

  早就意识到这一点的滴滴一直想开疆辟土,拓宽业务的想象空间。除了金融、保险等用车方面的业务,一方面,效仿Uber,它也在进行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新技术方面的研发,但目前来看进展不佳。另一方面,它在努力拉拢汽车企业。

  在当天的会议上,滴滴表示:要与汽车企业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推广超过1000万辆共享新能源汽车,远超现在26万辆的数字。根据滴滴的表述,“洪流联盟”所要起到的作用就是沟通汽车全产业链上下游平台,同时推动各大汽车企业实现共享化、智能化和新能源化。

  在当时,包括31家来自汽车制造、零配件制造、新能源、数字地图、车联网等领域的企业成为首批洪流联盟成员。联盟要合作建设囊括四种服务的汽车服务平台:网约车租赁与运营、分时租赁、加油业务和维修保养业务,即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与滴滴在运营层面上进行合作,对于汽车企业而言,现阶段是沾了新概念的光;但是长期来看,对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而言并无太大好处。将运营完全交由滴滴,从长远来看,主机厂似乎难逃沦为“富士康”的命运。或许也因此,关于洪流联盟,几乎再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进展被披露。

  相较而言,车和家与滴滴的合作似乎对双方的利益都更大一些。按照计划,车和家与滴滴出行联合打造的定制化智能电动网约车将在2020年上路,为用户提供服务。与滴滴共同运营客户,这对于没有能力打造出行平台的新造车企业而言,倒不失为一种选择。

  对于滴滴而言,从硬件层面就开始介入设计,可以打造更符合网约车需求的车辆,提高驾驶员与乘客的安全性,更符合法规要求,对其也更为有利。

  不仅是滴滴把手伸向了制造,神州优车也以控股宝沃为方式,进一步渗透到汽车领域。

  与滴滴更专注运营与新技术不同,神州想做的不仅仅是一家出行公司,而是聚焦汽车全产业链。神州还想通过对宝沃渠道的进一步改造,真正吃下这家汽车公司。

  但无论是哪一种跑马圈地,背后都是这些网约车公司所面临的困境。毕竟在中国,只做一个懂互联网的出租车公司,是个一点都不性感的事情。

  根据普华永道的数据,到2030年,美国、欧洲、中国出行服务市场的规模将达1.4万亿美元。

  此外,利润丰厚的出行服务将弥补车辆销售额的下降:到2030年,新车销售将带来38%的收入及26%的利润,而出行服务将为汽车行业贡献22%的收入和30%的利润。

  中国汽车市场的销量天花板正在逐渐显现,在人们更关注使用汽车而非拥有一辆车的时代,主机厂们开始转变思路。

  目前,探索的方法大致两类:第一类是网约车,已经有多家企业开始布局;第二类则是使用权交易。

  车企最早尝试网约车业务的是吉利旗下的“曹操专车”。2018年初,曹操专车表示已经获得10亿元A轮融资,并称在获得该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100亿元。

  9月8日,长城汽车集团旗下“欧拉出行”运营平台启动运营,首批运营车辆将首先在河北保定城区进行投放。

  12月18日,上汽集团宣布进军网约车业务,正式推出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定位于中高端客户群体,主打中高端用车服务市场。据说在为期1个月的试运营期间,平台注册用户就已经达到60万人,累计行驶里程100万公里。

  戴姆勒在10月宣布,与吉利按照50:50的股比组建合资公司,在中国的部分城市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新成立的合资出行公司初期车型将包括梅赛德斯-奔驰S级车、E级车、V级豪华多功能车以及梅赛德斯-迈巴赫轿车,或还将增加吉利集团的高端电动车型。

  相较于戴姆勒的合作,宝马选择独立运营。2018年9月,宝马已经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宝马出行服务有限公司。11月22日,宝马在成都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成为第一家在华拿到网约车牌照的外资车企。

  12月,宝马在成都投入200辆宝马5系轿车,其中包括传统燃油版和插电混合动力版,为了达到豪华网约车的标准,宝马集团还将为这200辆车配置专属的网约车司机。

  传统车企进军出行,在此前一直被看做是在“寻求多元化的商业模式以及新的增长突破点”。此外,在新能源产品的普及过程中,这些出行项目也起到了示范作用——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体验新能源车辆的“靠谱”。

  与滴滴等互联网属性网约车平台不同,这些车企尝试的网约车项目大多是自建车队,用车全部为各自品牌下的车型,属于重资产的运营模式。

  首先则是面临互联网企业的挑战,在中国市场上是滴滴、美团,在海外市场上则是Uber。传统的巨象般的汽车企业能否快速对市场做出反应?很多人对此并不看好。对于汽车企业而言,一脚踏入出行行业,从运营、规划、人力等各个方面都是全新的挑战。

  在业务模式上,网约车对于主机厂而言,并不能简单地形成有效的闭环。此外,对于此前依靠卖车、卖配件以及相应的金融服务获得利润而生存的汽车厂商而言,转向出行业务,意味着商业模式的全盘变化——随之而来的是,经销商体系也要进行调整,以往的4S体系也面临变化。

  在这种前提下,新创公司茉莉科技主导的“使用权交易”业务开始与主机厂、经销商体系进行探索,诸如北汽的“租售通”产品就是这种模式的尝试。

  虽然在当下,汽车交易体量依旧巨大。但未来,当人们买车欲望逐渐降低的时代来临,能否顺利转型成为一家出行公司或是服务公司,关系到这些主机厂的生死存亡。如今,改变已经必须进行。

  智客帮三大工具类软件,是千家网依托于在智能化行业领域二十年的服务经验和资源开发出的智能化软件,让整个智能化产业提升效率。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juiceegossip.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重磅:长安汽车与华为战略合作全面深化

重磅:长安汽车与华为战略合作全面深化


返回首页